Bruce·Michel

打自創小說、畫畫、打同人文和cos?我只會這些吧?
PS.不過我很渣喔
最近同人全開~

冰棺Experiment—夜鳴

夜鳴鳥事件—6


儘管已經過了好幾天,世界各地還是在播冰棺的新聞,聽說最後那件慘案被稱為白苗,被紀錄在歷史上,人們以為這是恐怖份子所為,不過事實並非如此,一切的一切都是因我害的......


政府將我們當做罹難來處理,看著車上的小電視,新聞正在報導白苗事件


提亞小姐的父母跪在冰棺大樓門口大哭,由於過於悲傷,連話也說不清楚,只能靠著隻字片語拼湊出一些話,像是「把我的提亞還來」、「是誰那麼兇狠,兇手到底是誰」、「如果當初我沒有讓她來冰棺工作就好了」等話語


耶曼斯羅先生的妻子,看著天空,呆呆的站著,手中那張照片,是他們一家人一起出去玩的時候拍的,照片中一家三口開心的笑著,現在,已經成了永遠的


賽斯夫婦家的孩子們,除了忍住淚水的大哥,好好的站著,另外兩個跪在地上不停的哭喊,失去雙親的他們,最近一定都沒有好好的吃過一餐,不然就是過於傷心,才會那麼憔悴


安瑟特關掉了電視,轉成了收音機


這幾天三個人一言不發的坐在車上,車裡迴盪著收音機的聲音,不過轉到哪一個廣播電臺都是冰棺的新聞,就算關掉收音機,他們的慘叫聲和表情也一個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最近都沒辦法好好的休息,一閉上眼睛,他們宛如就在我身邊,不過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樣子了


今天又會是怎麼樣的折磨呢?閉上眼睛,沉入那黑暗的深淵


從天空滴下了濃稠的鮮紅,接下來越來越多,轉眼間純白的地板就成一片鮮紅,紅色的湖浮出白色的骷髏,一根一根的接了起來,湖水將骷髏吞噬,再次浮出是殘缺不全的人,骷髏一個個浮出,一個個成了我所認識的人


雙腳無法移動,我死命的掙扎,也只是越陷越深,我逐漸被湖水吞噬,先是小腿、膝蓋、大腿,再是下腹、胸口,湖中突然出現了一波大浪,我就沉入了湖裡,睜開雙眼,殘缺的人們圍繞著我


他們緊抓著我的腳,我在湖中完全無法動彈,只能任由他們游到我的四周,將我越拖越深


他們在我耳邊細語,不如從前的樣子,全身染血,有時還會變成骷髏,遮住我的雙眼,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是我害死他們的


這時「他」出現了,「他」臉上帶著輕鬆的笑容,隨即鮮紅的湖也越變越小,殘缺不全的人也一個個成了散沙隨風而去,束縛我的湖水消失,我立即跌坐在染紅的地板


有時「他」會出現在我夢中,只有這件事我能確定這是真的,「他」在的時候夢中的一切都很真實


「他」常常經由夢讓我看到模糊的影像,躺在盒子裡的米亞卡緊閉雙眼,金黃色的花包圍著他,隱約可見的是米亞卡起伏的胸口,至少米亞卡還活著,這是我唯一的安慰


「他」出現時總是在我即將被夢中的幻象吞噬,「他」只要手一揮所有幻象就會消失,被血染紅的地板,被「他」踩過就會長出藍色的花


走到我面前的「他」帶著不變的笑容,和我打招呼,此時我還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況下,「他」走過來坐在我旁邊,我的四周都長出了藍色小花,「他」將手舉了起來,影像出現在我眼前


『米亞卡他沒事喔,雖然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醒來,不過不用擔心』


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看見米亞卡沒事,我心裡的罪惡感也少了一些,我很謝謝「他」,如果沒有「他」的消息,我大概會被罪惡感淹沒,然後自我毀滅


『時間差不多了,我先走了喔,下次見,夜鳴鳥』


突然地上裂出一條縫隙,縫隙越裂越大,最後大到一個社區大的洞,大洞裡全部都是藍色小花,一條紅色的龍從花堆竄出,張開翅膀飛到了「他」身後,親暱的蹭了蹭,「他」爬到龍的背上,跟著龍進入了大洞


『等、等等...』


看來這次也問不到「他」的名字了......


『對了,叫我緋就好』「他」燦爛的笑著


『緋...』我愣在原地,好像聽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