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Michel

打自創小說、畫畫、打同人文和cos?我只會這些吧?
PS.不過我很渣喔
最近同人全開~

冰棺Experiment—夜鳴

夜鳴鳥事件—7


『這樣真的好嗎?緋,正常人類在冰棺中會有副作用吧?』紅色的龍說著


到達地面,緋從龍的背上跳了下來,龍變成人的樣子落地,龍是一個金髮藍眼的青年,有著一張俊俏的臉龐,是個俊美的青年


『沒事的謬,就算他死了,也有你在我身邊,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就好了』緋笑著回答


謬和緋走到了一間小小的房間,冰棺放置在正中央的位置,旁邊坐著一隻妖精,藍眸妖精盯著冰棺中的米亞卡看的出神,沒有發現進來的兩人


『莫提,你在不動一下就要被冰棺纏住囉』緋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妖精說


冰藍色藤蔓已經纏住莫提的雙腳,驚覺這件事的莫提,趕緊逃開冰棺,藤蔓才收回去


『下次就不提醒你了,自己注意點』幫緋掛好外套的謬冷冷的說道


『真是......我知道了啦!對了,這小子好像快醒來了喔,要怎麼辦?』莫提對謬翻了個白眼,面向緋說話


『等他醒來了,在讓他變成我們的人就好了,不是嗎?這孩子很有潛能,說不定可以承受蓮映的武裝』緋的手自冰棺上滑過,緋摸到的地方出現了圖騰,不過很快就消失了


仔細一看,這個房間被薄冰覆蓋,源於冰棺的藍色藤蔓纏繞在這個房間四周,藤蔓上長著黃花,傢俱有一樣被薄冰覆蓋的幾張椅子、一張桌子和電視,電視正在播放白苗事件


『差不多該走了』緋說


他們關上燈,離開了房間,並上鎖,冰棺發出藍色的螢光,微微的光,照的房間發光,看起來非常漂亮,沒關的電視繼續播著白苗事件


米亞卡和往常一樣,動了一下,睜開雙眼,金色的眸子,看見鮮豔的黃花、結冰的天花板和電視,電視中自己的母親正在哭泣,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醒來後的這幾天都必須假裝自己沒有醒來


『夜鳴鳥...為什麼你......能眼睜睜看著他們死亡?為什麼?』米亞卡想著


眼前熟悉的人們被白火吞噬,遠處的他卻繼續向前奔跑,連我即將逝去時,救我的也不是你,現在的我在人們眼中只是個死人


你把我們這些人當做什麼了?為什麼你能這麼無情?先前經歷的一切都只是假象嗎!告訴我阿!夜鳴鳥!與其不停的想著,我還是等逃出去在當面問他好了,看他到底是不是冷血機器


門再度打開,專心思考的米亞卡每有發現,被踩到的薄冰長出藍色的小花—勿忘我,被踩到的黃花枯萎,原處長出了勿忘我,注意一看會發現,那勿忘我是吸收四周的養分才得以生長


藤蔓上的黃花全部枯萎成了藍色的勿忘我,等黃花枯萎到冰棺裡面米亞卡才發覺,不過也來不及了,冰棺裡長滿了勿忘我,有個人打開了冰棺,米亞卡想要逃開,卻被藤蔓纏住


那個人的臉出現在眼前


『夜鳴鳥!不對......髮色和眼睛顏色不一樣,他為什麼和夜鳴鳥長得那麼像,他是...誰......?』看著他的眼睛,米亞卡瞬間感到恐懼,米亞卡止不住的顫抖,雙眼直盯著那個人看


那個人伸手碰上米亞卡的臉,米亞卡的臉綻放出藍色的勿忘我,右邊已經看不見了


藤蔓緊緊的纏住他,很痛,刺穿過衣物紮進血肉之軀,鮮血成了養分被勿忘我吸收,勿忘我開的更加漂亮


『左邊也快看不見了,好痛,難道我要死了嗎?』米亞卡失神的看向前方,那個人笑了


「米亞卡先生,不用擔心,你不會死喔,不過之後可能有點痛」


最後只看見那個人笑容,一陣冷意從腳底爬到脊椎,藤蔓突然絞緊米亞卡的身軀,身上各處都有血管破裂,鮮血染紅了他,劇痛讓他連叫都來不及就昏了過去


「晚安米亞卡,下次再見,記得......」


『勿忘我』


關上冰棺,緋離開了,冰棺發著緋紅的光,米亞卡睜開眼睛望向緋離去的方向,瞳孔縮小,鮮紅沾染在他身上,眼中發出金光,接著沉沉睡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