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Michel

打自創小說、畫畫、打同人文和cos?我只會這些吧?
PS.不過我很渣喔
最近同人全開~

冰棺Experiment—夜鳴

夜鳴事件—2

連結、傳入、接收、一切準備就緒、啟動。

首次啟動的我,不像剛出生的嬰兒,不會東張西望,因為在我啟動前,我的眼睛紀錄著一切影像,我的耳朵接受了所有聲響,開機後,每個記憶都傳到了AI,對於這些東西、器具我沒什麼興趣,但是我非常在意那個人,那個每天晚上都會來和我說話的人,那個說到最後總是苦笑著和我說「我真是傻,明知道你不會和我說話,卻還是不停的一個人說著,虧我還是這實驗的主要研究員呢」的黑髮男子......忙到很晚卻堅持要和我說話,持續了很多年,也不曾停止,明知我不會回答他任何一個問題還是一直和我說話...這樣的他很令人在意......我想了解這個人...還有讓他如此執著的理由...

『我記得...是叫阿爾提吧?』

「你可以說話嗎?聽得懂我說什麼嗎?知道我是誰嗎?」阿爾提一臉興奮的盯著我看

「阿爾提,問題太多AI會反應不過來的,說慢一點」金髮的女子說道

「你好,知道自己是誰嗎?知道我是誰嗎?可以說話嗎?」阿爾提開心的看著我,一字一句慢慢的說給聽我聽

「阿爾提,就說一次問太多了,AI會反應不過來」金髮的女子怒視著阿爾提說道

『我記得她...是叫...安瑟特?安特瑟』我內心掙扎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安瑟特這個名字

「......我...是...夜鳴...鳥,你是....安瑟特小姐?」我小心翼翼的回答,哪怕有一點點錯誤

「我...會說話...你是阿爾...提......聽得懂」我慢慢的說完

「說話啦!說話啦!安瑟特妳看!他叫我的名字了!他叫了!」阿爾提激動的大喊

「我知道!不要那麼大聲,阿爾提你是小孩嗎?」安瑟特邊說邊揉著隱隱作痛的耳朵

「安瑟特我才不是小孩,太過分了」說完,阿爾提準備離開實驗房

「阿爾提...」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我看著他的雙眼,深沉而寂靜的,不過意外的讓人有安全感,他的手比想像中的粗糙,雖然我的手很細緻,卻不像他,我沒有應有的熱度,拉著他的手,我很安心

「夜鳴鳥,怎麼了嗎?身體怪怪的?」阿爾提看向我

「阿...沒、沒什麼......」發現了自己的失態,我馬上轉頭,放開了阿爾提的手,我那時到底在想些什麼...如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夜幕低垂,滿月掛在上頭,藍髮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銀光,睫毛輕輕的顫動著,冰藍色的雙眼,只映出銀色的月亮,宛如訴說著自己一人的孤寂,伸起雙手,感覺就能長出翅膀,去那陪伴孤單的月亮,嚮往自由的小鳥,待在這個籠子裡,籠中孤獨的夜鳴鳥,想像著屬於自己的歸屬,唱著屬於自己的歌曲,跳著自己的舞蹈,為遠在天邊的月亮跳舞,灑下的銀色月光就像是為他而照亮了大地。

黑夜降臨時,與月亮共舞,為其愛所唱,籠中的夜鳴鳥,只在夜吟唱,為了其所愛,那遙遠也無法觸及的自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