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Michel

打自創小說、畫畫、打同人文和cos?我只會這些吧?
PS.不過我很渣喔
最近同人全開~

意外看到冬鐵視頻,然後就……
畫風依然詭異,但就是手癢

童年的美好Wwwwww
溫馨提示:咳,背後注意

名柯同人—我與你和她

★食用說明~

※柯南已變回新一,黑衣組織已摧毀

※可能會有點OOC

※蘭對新一單箭頭

※祝食用愉快(?)

※已交往

下收↓↓↓↓↓↓↓↓↓↓↓↓↓↓↓↓

章一   聽說偵探家裡住著一個房客,說是小偷來著

『Ladies and Gentlemen,it's a show time!』

白色的西裝,純白的禮帽,毫無破綻的撲克臉,伴隨著充滿磁性的男音,輕輕的降落在樓頂,銀白的月光讓一切變得如此的虛幻,他是月光下的魔術師—怪盜基德

警車圍繞在大樓四周,警笛聲和粉絲的歡呼聲交雜在一起,直升機在樓頂徘徊,所有燈光都照在怪盜基德身上,像是屬於他的舞臺

「今天可不會再讓你逃掉了,親愛的小偷先生」

藍色的西服,湛藍的雙眼,,漾起了自信笑容的英俊臉龐,隨著令人陶醉的聲音,緩緩來到怪盜的身後,與怪盜一起沐浴在燈光下的是,平成的福爾摩斯—工藤新一

臉上的撲克臉絲毫沒有變化,基德依然背對這個自己非常棘手的宿敵

「這麼早就解開暗號啦,名偵探」在轉過身後瞬間扣下撲克槍的扳機,側過身躲過了威力十足的足球,穩好腳步繼續扣下扳機,臉上是那因為棋逢敵手興奮的笑容

向右跳開,躲過了基德的撲克牌,但是在連續不斷的攻擊下,臉還是被擦出一道小傷口,臉上愉快的笑容與基德如出一轍

「這是當然的,所以把寶石交出來,基德!」碰了下滲血的傷口,將足球踢出去,縱身衝到基德身邊,伸手奪取寶石

基德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將煙霧彈丟了出去,煙霧瀰漫,基德也消失在的眼前

「可惡!」在驚嚇之餘,一隻戴著純白手套的手摀住新一的口鼻,無法呼吸,在缺氧的狀況下意識逐漸沉入黑色的大海

在完全昏迷前好像聽見了基德的聲音,在耳邊磁性的聲音,無比溫柔的說著「晚安了,名偵探」

煙霧散去,基德橫抱昏迷的藍衣青年,臉上的笑容依舊,這時,中森警官才趕到樓頂,氣喘吁吁的說著自己從沒達成過的承諾

「中森警官,寶石就還給你了,作為交換,名偵探我就帶走了,再見」將寶石和閃光彈丟了過去,一陣閃光後,基德和工藤新一已經消失在樓頂了

夜幕低垂,直升機上的黑羽快斗用玩味的笑容看著在自己懷裡的工藤新一,手不由自主撫上自己宿敵的臉

「可不能在我以外的人面前露出這樣毫無防備的睡顏阿,名偵探」撫平緊皺的眉頭,吻了上去,現在的他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一個愛著工藤新一的黑羽快斗

將人輕輕的放在工藤宅的床上,滿意的看著熟睡的工藤新一,輕輕關上門,一路走向廚房,打開冰箱,拿了一些食材,做起了檸檬派

「唔...」睜開眼睛,檸檬派的味道充斥著整個屋子,頭還有點暈暈的,幾秒鐘後,新一終於搞清楚狀況了

『基德那個混蛋!!!!!』新一心想

突然樓梯傳來了聲音,反射動作似的,一秒閉眼裝睡,果然沒多久房門就打開了,熟悉的腳步聲,檸檬派的味道更濃了

「新一,我知道你起來了,不要在裝了」將檸檬派放在桌子上,揉了揉新一的頭,對方卻不為所動

看眼前這個工藤新一打算裝死裝到底,黑羽快斗想到了一個不錯的點子,嘴角勾起了微笑

「阿...原來還沒起來阿......」將手伸進新一的衣服裡,在腰間來回撫摸,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一下...

兩下...

三下...

慢慢向下摸......

「黑羽快斗!!!你再摸我就把你踹出去!!!!!」一腳踢在黑羽快斗的身上,臉不知道是被氣出來還是害羞,紅的跟什麼一樣

「唔...果然新一已經起床了嘛~幹嘛裝睡」吃痛的悶哼了一聲,臉上笑意卻未減,伸手幫對方整理凌亂的頭髮

只見新一直接拍掉快斗的手,代表憤怒的小十字架出現在他頭上

「正常人被這樣摸不起來才有鬼!!!!!你這個可惡的小偷!!!小心我趕你回江古田!!!!」那天,失去冷靜的工藤新一,他的咆嘯傳遍了一整條街

從那天開始,街上都在傳著一個八卦

『工藤家裡好像住著一個房客,說是小偷來著』

之後打算狂打伊那~~

獻上圖渣的伊那~

好難畫啊啊啊啊!!!!


暗殺教室同人 一切都如此突然(下,HE版)

潔白的窗簾,淨白的牆壁,淡淡的消毒水味和溫暖的陽光,昨日的鮮血一不復存在,一切就像一場夢境


然而腹部的繃帶卻告訴了我這並非是夢境


昨日哭泣的你,帶著淚痕靜靜的趴在床邊,皺起眉頭的你,昨晚不好過吧?


伸手撫上赤紅的短髮,睡眠很淺的你,睜開了雙眼,微微發紅的眼睛,看著我


我握著你的手,你我的手都很溫暖,我還在,你也還在我身邊,我們十指緊扣


『對不起...業』聲線微微顫抖,眼角慢慢變得濕潤,如今見到眼前你是如此的得來不易,最終也沒能忍住,淚水奪眶而出


謝謝你那時沒有放棄我


謝謝你一直待在我身邊


謝謝你緊握那冰冷的手


謝謝你拯救黑暗中的我


謝謝你真的非常謝謝你


如果你不在我身邊,我無法想像未來的世界


有你的世界才是我的歸處


「嚇到我了,你真的嚇到我了,還好你回來了...」你輕輕的抱著我,就像保護著易碎品一樣


『...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了』用顫抖的雙手環住你,回應你的擁抱,雖然可能稱不上是擁抱,但我還是想這麼做


淚水順著臉頰滑下,差點失去,現在才顯得如此珍貴


這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我不會再讓你看到軟弱的我


我不會再讓你獨自承受孤獨


這一次我學到了很多,不管是什麼人,都只是一個人,生重病會死,流血會死,時間一到也難逃一死,所以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我們都要好好珍惜,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


你是我的光明,請讓我在你身邊,直到我再也站不起來、再也無法呼吸、再也無法迎接明天的太陽,到了那時請你幫我闔上雙眼,放上一束紅玫瑰


「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出去了,我不允許再發生這種事」你輕柔的動作,讓我領悟了一件事


不管是多麼優秀的人,也只是個人,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死


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


我不會再讓你感到恐懼


讓你受傷,我很愧疚,曾經在心中起誓,不會讓你受到傷害,我卻違背了,你出事的時候,我曾經試著想過,沒有你的生活,然而我什麼都想不到


你是我的世界,在我離開之前,請讓我活在有你的地方,除非我再也喝不了草莓牛奶、再也看不到你、再也無法凝視今晚的月亮,那時,幫我關上棺材,在我下葬地點種一棵紫藤


兩個人靜靜的擁抱著,享受這短暫的幸福


今後他們將一起迎接每天的太陽,一起凝視每晚的月亮,直到他們一起躺在紫藤樹下,手中拿著紅玫瑰為止


那願意為對方付出的愛情灼傷了太陽


那永恆不滅的愛意感動了夜晚的月亮


窗外悠揚的鳥鳴,是太陽和月亮捎來的消息,獻上最完美的祝福,為這個世人所見證的愛情


讓人們知曉這無與倫比的愛,雖然人無法永遠存在,但是那份愛,卻可以用別的形式流傳下去


遙遠遙遠的過去,曾經有一對情侶


一個男的有一頭赤紅的短髮和雙眼


另一個男的有橘紅短髮和紫色雙眼


他們不畏懼各種困難撐過每道題目


和對方在一起直到兩人都有了白髮


聽說在紫藤樹下,紅玫瑰叢的旁邊


是那兩人最後一次闔上眼睛的地方


人們說他們的愛灼傷了遙遠的太陽


人們說他們的愛打動了銀白的月亮


悅耳的鳥鳴是太陽捎來的祝福詩歌


秋天的楓葉是月亮送來的祝福信函


每個人都見證人那永恆不滅的愛情


這個故事將永久流傳直到世界毀滅


為這份愛成詩歌,如果當時那個人放棄了那個人,一切都會改變


優美的歌聲傳入耳中,那是人們為他們編的詩歌


從前從前有個人叫做赤羽業,他深愛著淺野學秀


很久以前有個人叫做淺野學秀,永遠愛著赤羽業


那是一個美好的故事


一切都來的如此突然,他們成了永恆


暗殺教室同人 一切都如此突然(中)

OOC有

CP為業秀

文渣

以下正文↓↓↓↓

——————————————————————————————

四周都是鮮紅,和你一樣,但是你是溫暖的,而那些卻是冰冷的,你火紅的眼睛有著層層水霧,晶瑩的淚珠順著你的臉頰流下

『怎麼哭啦,真好笑』我笑著說

你沒理我,你依然在哭,注意一看,鮮紅是從擔架上那個人流出,他雙眼緊閉,臉色蒼白,一隻手軟軟的攤在擔架上,另一隻手被你緊緊握住

赤羽業你在為誰哭泣?他是你父親嗎?還是母親?那個人有一頭橘黃色的頭髮,他是誰呢

我坐在你旁邊,一條銀白色的線連在我身上,若隱若現,我呼喊你的名字,你還是沒理我

『好,最好都不理我』我不爽的看著你,難道那個人比我重要嗎?你繼續哭你的,我繼續說我的

我跟著你來到了醫院,到了手術室,你被拒於門外,醫生說必須馬上動手術,那個人需要輸血

「赤羽先生,請問那位先生的家屬在場嗎?」醫生鎮定的說道

「我是他的戀人,這樣算嗎!」你渾身顫抖,我緊緊抓住你的手,我很生氣,你的戀人不是我嗎?為什麼那個人也是,但你什麼也沒感覺到

「這...恐怕不行」醫生要求你打電話給那個人的父親

那個人的父親現在在出差,無法趕回來,打完電話,你的肩膀垮了下來,眼中失去光澤,攤坐在地上

[我允許他開刀]電話中那個人的父親如此說道

你燃起了希望,醫生也跑進手術室開刀

等待時間你低著頭,雙手扶著頭,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我站在你旁邊,不悅的瞪著你

『那個人是誰!』我氣憤的大吼,你無視我

『赤羽業!回答我!』你淚流滿面,我第一次看見你為他人祈禱,你不是不信神嗎?

『你要這樣是嗎?好!我成全你!』大聲的吼叫,你只是低著頭,淚水沾濕了你的衣服

我放棄和你對話,走進了手術室,一袋又一袋的血,一顆被取出的染血子彈,床單上是一片紅,我看著那個人

突然感到暈眩,我倒地,在昏厥前,我看見那個人的心電圖成了一直線

我的眼前一片黑

無法像平常一樣正常思考,黑色的世界什麼都沒有

一個人憑空出現,手裡拿著一卷底片,他一甩,底片攤開,大部分的底片上都有赤羽業,然後我看見了...

一顆子彈打進我的腹部,鮮血如泉水湧出,不遠處那棟高級公寓裡,你在那裡等著我,用手摀住傷口,我來到了門口,就在要打開門的一瞬間,我倒下了

用剩餘的力氣打開手機,說了幾句,門打開了,赤羽業跪在我面前,抱著我跑到一樓,上了救護車

我在車上,全身染滿鮮血,你握住我的手,原來那個人...是我

止不住的淚水,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助,只能看著你在我面前倒下,我卻什麼都幫不了你

跟著你上了救護車,你冰冷的手和失去血色的臉,讓我崩潰

鐵鏽味充斥在救護車上,唯一能確認你生死的方法是車上冰冷的儀器

我試著用自己的手讓你變得溫暖,無奈的是,我的雙手因緊張變得冰冷

在手術室外等待你的消息,原本的一切都變了調

我不會讓你離開

因為你不該逝去

我不準你繼續睡

因為我已經醒了

我不打算放棄你

因為在我的世界無法沒有你...

[赤羽業!這次...是我輸了......要笑就笑,因為我再也不會輸了,你就好好把握這次吧]明明是一個輸家,卻擺出一副高傲的架子,我沒看漏,那高傲底下的不甘、軟弱

[這次才不是意外~是會長你自己學術不精,不過不管現在還是未來我都會贏]我想親手摘下那扭曲的面具,讓受傷的你依靠

[在你贏我前就一直待在我身邊吧~淺野學秀]你是我的,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

原來從那個時候一切就開始,我愛你愛到無藥可救,我這個由你構成的繽紛世界,已經不能沒有你

由我們一起編織的夢

我們的故事還沒結束

我們還沒有快樂結局

和淺野學秀一起上學

和淺野學秀一起旅遊

和淺野學秀一起升學

和淺野學秀一起......

和淺野學秀一起......

未來還有很長的路,我不會放棄你

就算你離開了,大不了一起去天堂蜜月旅行,我會帶上你最愛的書,幫你戴上我們的戒指

一切都來的如此突然,沒有任何人能夠凝視今晚的月亮

未完待續—————————————————————————

暗殺教室同人—戀愛遊戲#2

OOC有

CP為業秀

以下正文↓↓↓

——————————————————————————————


噹噹噹,放學鈴響起,赤羽業拿起書包準備出去


「業君要回去了嗎?」渚驚訝的問,畢竟他大部分都很晚回去


「對阿,我要去接 女•友 阿」他詭異的笑了起來


「是、是嗎」渚表示:不詳的預感


主校舍門口,一抹紅色竄過,來到了A班,發現目標不在,便前往學生會室,結果這裡也不在,轉頭一看,幾個人扶著一個橘紅色的身影,那人臉上還留有紅色印子


淺野學秀低下頭,赤羽業看著他,狠狠盯著他


『你贏了』淺野學秀連頭也不抬,悶悶的開口


赤羽業向前走去,伸手抬起淺野學秀的下巴,看著淺野學秀的眼睛,彷彿這樣就可以將一切看透,碰了碰紅色的印子


『嘶...』淺野學秀痛的發出無意義的單音節


「為什麼受傷了?」赤羽業生氣的看著淺野學秀


『關你什麼事,赤羽同學?』淺野學秀不屑的瞪向赤羽業


「關我什麼事?不要忘記賭注,[你]現在是我的人,我不準別人傷害你」赤羽業狠狠瞪向淺野學秀,攔腰將人抱起,遠離A班的人


『放我下來!赤羽業!』嚇到的淺野學秀,在赤羽業的懷裡掙扎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淺野學秀不敢打赤羽業,是因為他發出不容反抗宛如皇帝的氣勢嗎?他無法得知


將人抱到校園角落的草皮,棲身壓下,強吻,內心焦躁不以,身下人睜大眼睛,死死盯著自己,在身下人快喘不過氣時,放開他的嘴唇


『赤羽業你有病啊!』淺野學秀破口大罵,但是那溫度卻讓他有點迷戀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從小缺少父愛,沒有溫暖嗎?為什麼那時會答應和他打賭,害自己淪落到這個地步,為什麼知道自己輸了,卻有點開心?其實自己知道的...


「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你輸了,這就是代價」赤羽業發瘋似的大吼


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的,看見他高傲的嘴臉,覺得可愛,想欺負他,又是從什麼時候,看見他低落的樣子,會難過,會心疼,這一切是從哪時開始的呢?


驚恐的看著赤羽業,被自己剛剛的想法嚇壞,一時之間腦袋一片空白


發現自己嚇到淺野學秀,心中出現了一絲絲優越感,但剛剛自己真的有點失控了


「會長大人~你那什麼表情阿,噗...該不會被我煞到了吧?」赤羽業恢復成之前的樣子,淺野學秀也恢復正常


『赤羽業,你給我下來!誰會被你這種中三病的怪人煞到啊!』淺野學秀爆發


發現自己剛剛被[赤羽業]強吻還覺得不錯,而惱羞的淺野學秀,將手抵在赤羽業胸前想要把它他推開,卻發現赤羽業力氣比自己大,完全推不開


「不就是[淺•野•學•秀]嗎?」赤羽業在淺野學秀耳邊細語,磁性的聲音讓淺野學秀一陣顫抖


『你...!!!』淺野學秀臉上竄出紅暈,瞪著赤羽業


「哎呀,秀害羞了?」赤羽業伸手勾起淺野學秀的下巴,笑起來像個惡魔


『赤羽業!』盛怒之下,淺野學秀一拳往赤羽業臉上揮,不過揮空了...


「好啦~不鬧你了」赤羽業從淺野學秀身上爬起


「走吧」伸手讓淺野學秀抓,但大概會被拍掉吧?


淺野學秀抓住了赤羽業的手,導致某位赤羽同學嚇傻了,站在原地發呆


「你還好嗎?」受驚嚇的赤羽業,看著抓自己手的學生會長,呆呆的發問


『你那是什麼意思,不是你要我抓的嗎? 業 』故意加重後面最後一個字,笑望赤羽業,某人已經傻住了


『我要先回去拿書包,一起去嗎?』牽住赤羽業的手,心想:當你的人是不是?看我整死你,等著被支配吧


「好阿,不過我認為我抱你去比較快」赤羽業露出惡魔的笑容,將他抱起,還是公主抱,心中:想支配我?沒門,我先整死你再說


『你!!』淺野學秀炸毛

未完待續—————————————————————————


暗殺教室同人—戀愛遊戲#1

OOC有

CP為也業秀

文渣

以下人文↓↓↓↓

——————————————————————————————

『那個赤羽業是怎麼樣!我絕對不會輸的』淺野學秀這樣想著

昨天淺野學秀為了救A班的同學,跑去拜託E班的學生就已經是最大極限了,那個赤羽業還和他發出奪勝宣言,讓他心情極差

「阿~這不是我們偉大的學生會長嗎?」一大早赤羽業就靠在主校舍的牆上

『請問有什麼事嗎?E班的問題兒童,赤羽同學』淺野學秀帶著一貫迷惑他人的笑容

「矮油~好兇喔,我只不過想說說話嘛~淺野同學」赤羽業欠揍的笑著

『我覺得我們沒什麼好說的,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赤羽同學』淺野學秀從他身邊走過

「淺野同學~就說有事嘛~我們去聊聊」赤羽業拉住淺野學秀的領子

『請放開我的領子,赤羽同學』淺野學秀假惺惺的笑著

「如果我不要呢?」赤羽業露出邪惡的笑容

『那別怪我不客氣了,赤羽同學』淺野學秀一個反手抓,打算將赤羽業過肩摔

「別這樣嘛~學•秀」淺野學秀愣了一下,赤羽業趁機勾住淺野學秀的腳,結果兩個人一起跌在地上

在掉下去前,赤羽業翻身用手放在淺野學秀後腦杓,以免某人頭撞地,棲身壓在淺野學秀身上

「變成這樣才願意聽我說話嗎~會長大人?」赤羽業把淺野學秀箝制在地,讓他們呈現非常曖昧的姿勢纏在一起

淺野學秀怒視赤羽業,全校學生都在看著這場鬧劇

『赤羽同學你到底想怎樣?』淺野學秀忍下往赤羽業臉上打一拳的衝動,耐下性子,一個字一個字好好說完

「不過只是想和你打個賭嘛~」赤羽業從淺野學秀身上移開,很紳士的伸出手讓淺野學秀抓

『不需要,我們沒什麼好賭的』淺野學秀拍掉赤羽業的手,自己爬起來

「會長大人,這是怕了嗎?沒想到堂堂學生會會長連打個賭也不敢阿~」赤羽業笑的燦爛

『你說誰怕了?我就姑且聽聽看你的提議』淺野學秀的聲音冷了幾分,表情變得很恐怖

「很簡單阿~如果會長期中考輸我就當我•戀人•我輸的話,我就直接退學~別擔心這只是一場好玩的遊戲,還是說...淺野學秀怕了?」他挑釁式的發言,讓淺野學秀非常不高興

『我接受,赤羽業,我們等著看』淺野學秀不悅的瞪向赤羽業,目光宛如想殺了他一樣

「會長眼神好兇惡喔~如果學校有用眼睛殺人第一名投票,我一定投你~」赤羽業嘻皮笑臉的看著淺野學秀,突然間,他收起笑臉,看了一眼淺野學秀

淺野學秀愣了一下,他在赤羽業的眼睛中看到了危險,感覺像被一隻老虎看著

『哼』淺野學秀轉頭就走,回到了A班

赤羽業也回到了E班

「業君,你怎麼和淺野學秀打這種賭?要是輸了怎麼辦?快取消吧?」渚驚恐的問赤羽業

「赤羽業同學你怎麼會和淺野學秀打賭,為師我該怎麼辦阿,不過很有趣,奴呼呼呼」殺老師臉上依然是那詭異的笑容

「赤羽同學,你輸了不就要離開了嗎?你怎麼這麼衝動,去道歉然後取消吧?」茅野也來勸赤羽業放棄

「赤羽業你還真有膽」寺板坂邪惡的笑著諷刺赤羽業

「你們阿~這麼不相信我喔,我絕•對不會輸,真想看看會長崩潰的表情」赤羽業托腮,露出

狡猾的笑容

「呃...」全班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這詭異的氣氛下,赤羽業迎來了期中考

「其實這題很好解嘛~」赤羽業答出了最後一題數學

滿分

『可惡...明明會算的!』淺野學秀單手折斷了鉛筆

九十七分...

「奴呼,為師來公布期中考成績,赤羽業同學,500分!滿分,校排第一!恭喜赤羽業同學」殺老師啪嘰啪嘰的拍手,臺下傳來了驚呼聲、歡呼聲和拍手聲,赤羽業鬆了口氣

「公布成績,淺野學秀,497分,校排第二,第一是E班的」A班在一聲驚呼後,陷入了寂靜,淺野學秀手中的筆,再度斷成兩節

「赤羽業!你竟然贏了,終於為了E班出了口惡氣!幹的好!」寺坂笑開懷

「業君!你做到了,你打賭贏了」渚笑的非常開心

「赤羽業同學!學生會會長成你媳婦了!」茅野說完,意識到一件不得了的事,陷入了沉默

E班安靜的可怕...

「業啊啊啊啊!!!為師我該祝你幸福快樂,還是要擔心你被推啊啊啊!!!」殺老師慌張了起來,突然一把老師專用小刀揮了過去,當然殺老師躲過了

「你說誰會在下面啊!要推也是我推倒他好不好!」赤羽業憤怒

未完待續—————————————————————————

暗殺教室同人 一切都來的如此突然(上)

OOC有

要虐,虐不起來

CP為業秀

凌晨,淺野學秀還沒回家,赤羽業非常擔心,這時手機響起,打來的人...是淺野學秀

「秀,怎麼還沒回家?」

『業...』

「什麼事?」

『我愛你喔』

「秀怎麼突然跟我告白」

『我愛你喔,我最愛你了』

「秀?你怎麼了?」

『我永遠愛你喔』

「秀!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

『...門口?』

大門一打開,淺野學秀就站在門外

「秀!」

『業...』

「你怎麼了?你還好嗎?」

「這是!」

『業...我突然好想睡...』

「你!不行你不能睡!我不準你睡!睜開眼睛!」

『你好吵...晚安,還有我愛你』

那天晚上,淺野學秀走的街上發生隨機開槍事件,一個閃避不及,淺野學秀中槍了,腹部大量出血,淺野學秀冷靜的評估後,發現在救護車來之前,他一定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他拖著臨死的身體回到家,卻發現已經沒有開門的力氣了

自己的一生從眼前閃過,黑暗的生活中,這段時間赤羽業是自己唯一的光明,遇到赤羽業大概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吧?不過沒辦法和他共度一生呢?

和赤羽業一起競爭

和赤羽業一起玩鬧

和赤羽業一起吃飯

和赤羽業一起開心

和赤羽業一起......

和赤羽業一起......

和赤羽業通了最後一通電話

衝出家門的赤羽業看見他身上的鮮紅,不知所措,只能找救護車,不停的要他別睡,還有哭...

傻小子...我可不值得你哭,真是的眼淚擦乾阿,平常意氣風發的樣子去哪了?別再哭了,平常那悠然自得的笑容呢?可惡...害我也想哭了

伸手擦掉那人的淚水,笑著看向他

赤羽業冷靜下來,緊握淺野學秀的手

『你哭成這樣不怕被E班的人看到...被取笑嗎?不要這樣看我,沒事的...你怎麼跟小孩一樣阿,之後...不準把草莓牛奶當正餐,你...聽到了嗎...?』淺野學秀輕撫赤羽業的臉,臉上掛著燦爛的微笑,臉上逐漸失去血色

赤羽業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這時淺野學秀閉上了雙眼

我不會離開世界

因為你還在這裡

我不會丟下你的

因為你會很難過

我不會獨自消失

因為我們的幸福才正要開始...

救護車上,你一直抓著我的手,我卻沒有力氣回握,你叫著我的名字,我卻無法回應,人類原來是那麼無能的生物,關鍵時刻什麼都做不到,連安慰也不行

[草莓牛奶,你要嗎?]你丟一瓶東西給我,上面寫著《我喜歡你,跟我交往》

[不需要]我將它拿給你

[真是不可愛的學生會會長~別人的心意就好好收下]你硬是塞給我,完全不管我的意願

現在才知道原來從那個時候,我就深深愛上你了,如果我沒有那麼倔強,是不是就可以一起度過更多時間了

對了我喜歡紅色的玫瑰,顏色和你一樣,如果我死了,就每天在我墓碑前放一束吧

一切都來的如此突然,沒有任何人準備好迎接明天的太陽

未完待續—————————————————————————

暗殺教室同人—花語(杉葉)

OOC有

CP為業秀

文筆渣

——————————————————————————————


杉葉花語 :為您而生


自從和赤羽業交往後,淺野學秀三不五時都會看到這景象


淺野學秀看著眼前那些倒地的人,全都是赤羽業一人打趴的,人數都可以組球隊了,赤羽業還一臉欠扁的笑著,這讓淺野學秀萌生一拳打暈他的想法


『今天也拜託你啦~學•生•會•長』赤羽業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什麼時候才會學乖?你知道幫你善後很麻煩嗎?赤羽同學?」淺野學秀額頭冒出了青筋,狠狠的瞪向赤羽業,語氣中包含著不悅


『秀我知道啦~別生氣嘛~這也是為秀好阿~』赤羽業拉著淺野學秀的手,溫柔的在上面親了一下


淺野學秀當作沒看到赤羽業一連串的動作,背對赤羽業加快腳步離開,但是手卻還拉著赤羽業,沒有放開的打算,看著前方學生會長耳根泛紅,赤羽業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時間回溯到淺野學秀到前五分鐘


「你們要是再騷擾學秀,下次就不是醫院待個幾天就可以解決了,聽到了沒?我說聽到了沒?」赤羽業抓著昏厥學生的衣領,不停的搖晃,沒多久就丟到了地上


前面這一堆倒在地上的人,全部都是騷擾淺野學秀的學生,為了讓淺野學秀耳根子清靜些,他常常私底下把他們解決


『喂~學秀~我不小心跟一群人打架了耶~而且我還被打傷了~好痛喔』赤羽業打電話給淺野學秀,還把自己講得一副傷很重的樣子,其實只是一點點摩擦破皮而已


「你說什麼!?你人現在在哪裡?」學生會會議進行到一半,淺野學秀一接到電話,聽到那句話馬上就衝了出去,導致會議裡的每個人都呈現呆滯狀


赤羽業則愉快的看著不遠處的杉葉微笑


不用多久急促的腳步聲就傳來了,伴隨著大聲呼喚


「赤羽業!」淺野學秀的聲音傳到赤羽業耳裡,那為他緊張的情緒讓赤羽業有種優越感


『學秀~這裡喔~』赤羽業在小巷裡叫著


「這是!」衝入小巷的淺野學秀看見前方光景愣了幾秒鐘


『學秀你看~我破皮了~』赤羽業指著手上的小傷,裝可憐的看向淺野學秀


「給我一個讓我不生氣的解釋」淺野學秀怒視赤羽業


『學秀不要生氣嘛~會死腦細胞喔』赤羽業露出欠揍的笑容


「你...」淺野學秀還沒說完就被赤羽業打斷


『今天也拜託你啦~學•生•會•長』赤羽業依然笑著


「你什麼時候才會學乖?你知道幫你善後很麻煩嗎?赤羽同學」會長式語氣出現,代表淺野學秀非常生氣,赤羽業知道他這麼生氣是因為擔心自己,而心裡暗爽


『秀我知道啦~別生氣嘛~這也是為秀好阿~』然後親吻淺野學秀的手背安撫他的情緒,赤羽業認為這非常有用,事實也是如此


眼看迅速轉身離開卻沒放手的淺野學秀,耳根已經染上紅暈了


秀...我可是『為您而生』的喔,赤羽業心想


END————————————————————————————